东莞·清溪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化旅游 > 休闲清溪
清溪景点-清溪湖
字体大小: 发布时间:2010-07-21 16:52 [打印页面]    [关闭页面]

      (一) 


        

           那一刻,一位清溪籍年迈老人领着我,来到对岸,指着碧波荡漾的前方。
         他说,你看,这是我们重河村的杨梅坑。
         我说,我认识它,如今,它叫清溪湖。

      (二)
        

           那一望无际的碧绿湖水,如丝绸一般柔和,似玻璃一样透澈。湖中,是亭亭玉立的分层取水塔,静静地闲看碧波荡漾;湖边,是一大片黄泥地,有树阴遮挡阳光,有零零散散的小树初长成,还有芦苇在风中任意摇曳——这里,埋下了曾经生活过的印记。
        

          老人双鬓花白,他怅然地闭眼,让时光的车轮倒转,让回忆定格在上个世纪60年代:那里有村民的影子,温暖的炊烟,柴草的家园,古朴而宁静。但村民的唇边带着缄默,连呼吸也要谨小慎微,因为必须将穷苦和辛酸一并吞下。
        兴建杨梅坑水库的规划,勾勒出清溪人的性格、情趣和豪迈的去向。可通往该去向的道路是曲折的,该蓝图一次次被清溪的历任领导提起,但出于现实条件的约束及反对声音的淹没,又一次次被搁置,最后还是被“雪藏”。


      (三)
        

          几只小鸟被吸引来了,跳跃、翻飞,忽而结伴而行,忽而互相追逐,拍打着翅膀让水花四溢,无忧无虑地度着美好的时光。携妻带子的游人也走来了,大人在湖边散步、聊天、拍照,小孩儿追逐着蜂蝶跑来跑去,他们的呼唤声和欢笑声,给这湖带来了点滴的生机与希望。
        

          在高29.3米、长1000米的堤坝上,我兴高采烈地蹬着自行车,纵情地放飞思想,车轮滚动。历史的车轮也辗转滚动到公元2005年,清溪已是翻天覆地,车水马龙,人如虹。前途在望,杨梅坑的未来却仍四顾茫茫。
        这时,一句“解放思想”的口号响彻天际,一盏“科学发展”的明灯照亮了清溪的上空。迷途者,有人指点迷津了——
        专家、学者们绕着杨梅坑村走了一圈又一圈,用手比划着:要确保工厂企业和镇村居民用水,要保护好生态平衡,必须兴建杨梅坑水库!
        领导们放眼着清溪长远的宏伟大业,起身拍案道:要打造生态科技镇,要结合当地实际发展旅游业,必须兴建杨梅坑水库!
        兼民心工程、优质工程和廉政工程于一身的杨梅坑水库,其兴建之事乃迫在眉睫。


        
      (四)
        

          清溪湖有绝世的容颜,一层层的绿由深及浅,倒影着天上洁白的云朵;对岸有山峦起伏,葱郁的林木环绕着的湖面却显得幽静。天空渐渐暗了下来,紧接着阵阵凉风袭过,仿佛有“山雨欲来风满楼”之势。
        老人望着湖面的视线转移,当看到我正骑车飞驰时,连忙打着禁止的手势,担忧地喊道:“那堤坝倾斜度很大的,不要骑车啊,要掉下去了……”
        老人这种担忧的神色同样出现在2006年10月17日。  

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      深夜时分,简陋而温暖的家门,被一扇一扇地推开,满天星斗落下屋檐,村庄却砸开了锅!一户人家,晾晒的衣衫正在风中摇曳,却被老人狠狠地扯下,丢下二字:“不搬!”为何?怕一息粗重的气息,吹破了意境,怕一时的房屋推倒水库修建,碾碎祖祖辈辈遗漏下来的任何一个晚上。杨梅坑村,是34户人家、150多人的安身立命之所!
        政府的讨论会上,诸多顾虑接踵抛出:兴建杨梅坑水库,除了涉及到村民的搬迁投诉问题,投资约1.7个亿是否会拖累经济清溪?如此大的投资收益是否乐观?新水库的安全性是否能保证?
        讨论会下,众人攥着拳头,捏得咯吧咯吧响。期待和忧虑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情,相互交织,并逐渐模糊了界限。



      (五)
        

          湖水的唱机上,转动着风的唱片,随即戛然而止。
        车轮逐渐放缓了速度,因我飞驰的忘形,在老人的劝说下收敛起来。停车靠岸,我与他一起凭石栏、眺望前方。老人告诉我,清溪胡的名字,其实是在杨梅坑身后的另外一种概念。
        沟通,促进共识的达成。政府的推动,使得兴建杨梅坑水库的最高赞成票出炉。
        

          傍晚时分,邻居家的灯亮了又亮,整个村庄灯火通明。一双双热情的手握住了其他手,加速了彼此体内血液的流动。一双双颤抖的手握住了其他手,从胸腔里长舒一口气:“好姐妹,好兄弟,我们要到新家去!”“使村民能搬得出、住得好、生活比搬迁前富裕”的工作目标,令村民们憧憬着未来。
        2006年10月17日,杨梅坑上“战犹酣”,牧歌伴着起重机如梦如幻地轰鸣,一股掀天揭地的力量在升腾。
        2007年4月30日,大坝封顶仪式上,有人惊奇地发现,杨梅坑水库而更像是一个湖泊,容清溪的自然之美,容清溪的人文之风。就此敲定,杨梅坑水库正式命名为清溪湖。



      (六)
        

          捷报!捷报!2008年2月22日,一声声捷报像报喜鸟,栖落在清溪每一户人家的窗外。清溪湖竣工剪彩仪式隆重举行!风由八方吹来,犹如阵阵喝彩;人由四方涌来,恰如张灯结彩。那一天,记刻在历史的深处。
        有亮剑的锋芒,乃因有铸剑的苦难。指挥部成员们站在第一线、严把质量关,工程建设者们晴天一身汗、雨天一身泥,杨梅坑村民的支持着、守望着。一切,只为实现清溪人民几十年来的夙愿;一切,只待清溪湖落成之日,纵谈艰辛,放言无悔!
        ……
        讲述这些时,老人的声音是高亢的。挽着老人的手,我也一同心潮澎湃。



      (七)
        

          眼前那一片绿色,淡淡地、轻轻地,如梦幻般地,伴奏着维也纳森林舞曲在湖面上旋转。我仿佛进入一种绿色的幻觉当中,想触摸,摸不着;想走开,却又忍不住尽情呼吸这无处不在的气息。
        

          我说,这儿水的青绿,呈现出极致的美丽,如朱自清笔下的水;老人莞尔道:这儿水的清绿,更如唱诵着生命的真谛,特别是那一夜……
        黄茅田及密珠江的水眼神清澈,却看不透世事的玄机。2008年6月13日晚,小镇本应在夜的掌心里安然沉睡,没料到的是,特大暴雨的脚步由远及近,洗劫了这座安静如蚁的小镇。就在第二天,在暴雨的狂烈倾泻之下,珠江水自身水质的肌肤一分为二,流向了小镇上的村庄、农田、小径……三中、土桥、三星、厦坭、长山头等地的村民们噙着泪水,无奈地撤出家园。
        如此雨水气势凶猛,却仍然没有逃过人类小巧的精明。因为有了它,清溪湖。它不愿再扮演仅供观赏的角色,它要守住清溪这最美的夜色。
        再没有比这更着急的时刻,所有人的眼眶都已经湿润。只见它张开双臂,任那连绵的雨水流进自己的胸膛,削黄茅田及密珠江的天然洪峰流量,减镇中心区的防洪排涝压力。14.01平方公里的集雨面积,936万立方米的总库容,50年一遇的防洪标准,在今朝得以见证。
        15日15时,清溪湖排洪,泄洪量为45万立方米。清溪湖在杯盏之间,再次宽袍大袖,两肋生风。



      (八)
        

          细风过,清溪湖温润如玉,它拥有的从容是我们渴望的从容。微澜起,清溪水碧波荡漾,它掀起的波澜是我们心头的波澜。如今的清溪湖,处处散发着成熟之美。
        推着自行车,我与老人一起步入了清溪湖的“后花园”——清溪供水公司综合楼前。绿草上,各种鲜花竞相开放,红的、紫的、粉的、黄的……五彩缤纷,分外妖娆。最特别的算是鸡冠刺桐了,高大的树木上,火红的花朵一串串盛开,如雄鸡傲立枝头,似火炬燃放树梢。花朵上蜂飞蝶舞,蜂蝶还不时停落于花蕊,上演着经典的“蝶恋花”。花香沁人心脾,我张开双臂,闭上双眼,醉在这清新的世界里。
        

          在观湖亭,抬头远眺,湖光山色尽收眼底——青山倒映在湖水中,更衬出水的灵动;柔情的湖水浸润着青山,更显出山的雄伟;天上的云彩尽情地舒展着柔软的臂膀,深情地拥揽着万物。低头,只见一艘历经风雨的小白船,静静停靠着岸边,在湖水一遍又一遍的洗涤下,船身变得轻巧,大概很快,它就又可以扬起理想的风帆,再次昂然的起程吧!处在如此和谐的美景之下,我这颗驿动的心,渐渐的,渐渐的,变得宁静。
        一缕缕阳光逐渐消隐,夕阳徐徐到来。这一刻,年迈的老人与我,凝神站在原地,享受这份余晖带来的温暖,心生幻想而又心怀希望。

    东莞·清溪
    版权所有:中共东莞市委、东莞市人民政府  承办:东莞市政务服务办公室
    网站标识码 : 4419000098   备案号:粤ICP备11012759号
   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0375号  技术支持:开普云  网站地图